必发彩票-必发彩票网-必发彩票网址

拼了命的对谁好虽然他曾经对苏家有过一些怨言

 苏锐明明该喊老爷子一声“爸”,可是他喊出来的却是“首长”,可偏偏在场的苏家成员们却没有一个人觉得违和。
 
    似乎本来就该这样喊。
 
    那一件老旧的灰色中山装,勾起了他们太多太多的回忆了。
 
    苏耀国先是怔了一下,而后笑呵呵的,对苏锐回了个礼。
 
    这个流程似乎不应该发生在“认祖归宗”的过程中,但是却显得自然而然,没有一丁点的突兀。
 
    其实,苏家算是比较开明的,封建的思想并没有多少残余,因此大院里面并没有宗祠,认祖归宗先前也并没有发生过——苏锐和苏家都是第一次。
 
    所以,一切从简。
 
    苏耀国在正座上坐下了,他伸手示意了一下,其余人也都纷纷落座。
 
    “炽烟,去把你太爷爷太奶奶的牌位都请出来吧。”苏无限轻声说道。
 
    苏炽烟点了点头,她很快就回来了,小心的把牌位放在桌子上,然后自己拜了一下。
 
    这个拜牌位的动作并不是迷信,只是表达自己内心深处的尊重。
 
    苏炽烟紧接着便站起身,把一个软垫子给放在了苏锐的身前。
 
    “给你爷爷奶奶磕个头吧。”苏耀国说道。
 
    苏锐点了点头,然后没有半点犹豫的跪了下去。
 
    他看着爷爷奶奶的牌位,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他们,可是脑海之中已经开始浮现出他们的大概样子了。
 
    血脉这种东西确实是比较奇妙的,苏锐虽然和两位老人从未谋面,但是内心之中已经生出了很强的亲切感。
 
    苏锐就是这样,一旦认定了某件事情,他便会全力以赴的去完成,一旦认准了某个人,便要保护他到天荒地老。
 
    看到苏锐跪的那么干脆,正厅之中一些年龄较大的苏家人都露出了赞赏的目光。
 
    “爷爷,奶奶,我是苏锐,我回来了。”苏锐的胸腔之中有股情绪在涌动着:“很遗憾没能见到你们。”
 
    这是发自肺腑的话,虽然苏锐的话语平淡,但是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他的真挚。
 
    说完,苏锐便深深的磕了三个头。
 
    不知道为什么,听了这话,苏炽烟觉得自己的眼睛有点潮湿,而苏天清则是已经开始抹眼泪了。
 
    苏无限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他们都是这个家族里面最关心苏锐的人,也是最期望看到他回归家族的人,今天,梦想终于变成了现实,怎能不激动?
 
    “给爸敬茶。”苏无限又说道。
 
    苏锐并没有站起身来,苏炽烟就已经把茶盘给端到了他的跟前。
 
    端过了茶碗,苏锐望着眼前身穿中山装的老人,看着他的白发和皱纹,忽然觉得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一样。
 
    “爸,您喝茶。”
 
    苏锐这一次喊的没有半点滞涩,也没有用“老爷子”三个字来代替,他没有难为情,自然而然。
 
    这是心中感情的自然流露,其他人并不知道,苏锐的心里面从来都期待自己有个家,期待能有关心自己的家人。
 
    之前一直没有回归家族,那是因为父亲有苦衷,有他的考量,现在既然能够回来,能够感受到家庭的温暖,苏锐也就没有必要拒绝了。
 
    苏天清等人的想法变成了现实,而苏锐心底的渴望也终究得到了满足。
 
    苏耀国点了点头,接过了茶碗,然后抿了一口。
 
    这是他每天都会喝的茶水,但是此时此刻,老爷子竟是从中喝出了一种很不一样的味道来。
 
    一饮而尽。
 
    比酒还要醇香,还要醉人。
 
    苏无限在一旁看着父亲意犹未尽的样子,他竟然也觉得嗓子有点干,想尝尝这茶究竟是什么味道的。
 
    其实,这茶叶还是他送给老爷子的,什么味道,他能不知道吗?
 
    犹豫了一下,苏无限终究还是没能说出“给我也来一碗茶”的话来。
 
    “我等这一天,已经等了很久了。”苏耀国喝的一滴不剩,把茶碗放在了一边,说道。
 
    苏锐点了点头,他微笑着,看着父亲的眼睛:“我也是,爸。”
 
    我也等了很久了,只是一直不敢去尝试。
 
    其实,只要敞开心扉,就会发现,这一切并没有那么难。
 
    苏天清转过身去,抽出一张纸巾擦眼泪,她已经完全止不住泪水了。
 
    苏无限拍了拍妹妹的后背,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,心道:这小子,总算是回来了。
 
    苏锐为人处事的原则非常简单,谁对他好,他就拼了命的对谁好,虽然他曾经对苏家有过一些怨言,但是,当他体会到来自于家人的浓浓关心之时,苏锐终于不再拒绝。
 
    “你也去北方拜过了你的母亲,所以,今天就算正式的回归咱家了。”苏耀国淡淡的笑道:“起来吧。”
 
    正式回归!
 
    从此,苏家多了一个新成员!
 
    如虎添翼!
 
    当然,苏耀国此时所想的可和“如虎添翼”没有任何的关联,他就想让小儿子回来,这些年,他已经受了太多的苦,是时候给他正名了。
 
    就算苏锐不需要这种正名,但是苏耀国也想给他。至少,“苏家”这个名号,能够给苏锐遮挡不少的风雨,许多人再想给苏锐使绊子,就要好好的掂量掂量了。
 
    苏锐并没有立刻站起身来,他反而俯下了身子,给苏耀国磕了一个头。
 
    “爸。”苏锐喊道。
 
    这一次,他足足磕了十几秒钟,才抬起了头。
 
    “好,好好。”苏耀国笑呵呵的,这些天来,这是他心情最好的一次。
 
    这种好心情,还要追溯到苏锐上次被授予少将军衔的时候。
 

相关阅读